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拥军老师的博客

走在心田,路过人间

 
 
 

日志

 
 

【转载】水煮君:李叔同出家,熊十力吃肉  

2015-02-06 17:11:36|  分类: 智慧链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水煮君:李叔同出家,熊十力吃肉 - 夷水基督山 - 夷水基督山的博客

 

翁同龢在致谭延闿父亲信中曰「三令郎伟器也,笔力殆可扛鼎。」1904年,谭氏打破湖南二百多年无会元之纪录,参加殿试。慈禧见其文章精彩且书法美观,本想圈其为「状元」,得知谭氏与「乱臣贼子」谭嗣同皆为湘人,于是点了刘春霖,但谭氏从此声名大噪。辛亥后,谭氏三任「湘督」,先后两次任国民政府主席及行政院长,民国19年辞世,以国葬之仪长眠于灵谷寺。

(谭延闿,国父称他为「一时人望」;蒋公称颂他「文武兼资」;胡汉民赞赏他「休休有容,庸庸有度」「和气中正」,誉以「药中甘草」;于右任称他为「民国一完人」。谭氏积极推动保路运动、立宪运动,1911年与汤化龙等发起成立宪友会。辛亥革命时策动兵变,投奔孙文,参加北伐等。传说宋太夫人曾有意将宋美龄许配与谭延闿,谭为故妻婉言谢绝,与宋亦以兄妹相称。)

(谭延闿楷书碑文,中山陵。谭氏字如其人,其楷书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竖画多用悬针之法,起笔沉着稳重,顿挫有力,使人感到貌丰骨劲,味厚神藏。其行书功深厚,变化灵巧,笔笔中锋,笔锋于纸能藏锋力透,有大气磅礴之势。)

 

2.

李叔同出家一事,与夏丏尊有甚大关系。当年,李夏二人同时任教于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夏氏曾形容李氏「……好比一尊佛,有后光,故能令人敬仰。」后来,夏氏又对李氏一激「索性做了和尚,倒爽快」,李氏果然认认真真做起和尚。弘一法师曾对友人、亦当夏氏之面道:「我的出家,大半由于这位夏居士的助缘,此恩永不能忘!」

(弘一法师李叔同,1905年,时26岁,东渡日本留学。以「李哀」之名在东京首次参与日本名士组织「随鸥吟社」之雅集。入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科,组织「春柳社」,此乃第一个中国人的话剧团体。师从川上音二郎和藻泽栈二朗研究新剧演技,艺名「息霜」。民国元年加入「南社」。民国三年,加入西泠印社,与金石书画大家吴昌硕时有往来,从事金石研究与创作。民国五年入杭州虎跑定慧寺,入山前,作词曰:「一花一叶,孤芳致洁。昏波不染,成就慧业。」民国七年春节期间在虎跑寺度过,为在家弟子,号弘一。出家前,将所藏印章赠西泠印社。

 

李叔同多才多艺,诗文、词曲、话剧、绘画、书法、篆刻无所不能,擅长木炭素描、油画、水彩画、中国画、广告、木刻。他是中国油画、广告画和木刻的先驱之一。出家前,书法秀丽潇洒;出家后则渐变为超逸、淡冶,晚年之作,愈加明净、安详。其篆刻艺术,上追秦汉,近学皖派、浙派、西泠八家和吴熙载等,气息古厚。)

 

3.

民国时期,「浙江群马」活跃于北平学界,马衡即为其中之一。马氏继承嘉干学派传统,学识渊博并精于文物考鉴。民国16年,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辞世,马衡众望所归,举为第二任社长。民国23年又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抗战爆发之后,为确保珍惜文物免于兵燹,马氏主持故宫珍品南迁西运,历尽艰辛,幸保古物无损!

(马衡。在「群马」最引人注目的大概要算是「鄞县五马」了。「五马」中以二哥马裕藻(幼渔)为首,携四弟马衡(叔平)、五弟马鉴(季明)、七弟马准(太玄)、九弟马廉(隅卿),兄弟五人都在北大、燕大等高等学府任教,一门俊彦,故又有「五马行空」之美称。马叔平曾学习经史、金石诸学。精于汉魏石经,注重文献研究与实地考察。主持过燕下都遗址的发掘,对中国考古学由金石考证向田野发掘过渡有促进之功,被誉为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前驱。

 

爱好学问的马叔平,放弃钟鸣鼎食的生活,去当月薪一百二十银洋的北大教授,在他妻子眼里,简直不可理喻。她时常揶揄他说:「又不是什么银行行长,你这破教授有什么可当的!」)

 

 

(马衡篆刻作品。其印章总体之风格整饬渊雅,含蓄古朴、法度谨严,直追周秦两汉。作为金石学家,叔平先生对文字的讲究远甚于刀法,「若徒逞刀法,不讲书法,其不自知者,非陋即妄。知而故作狡狯者,是为欺人也。」认为「徒恃其运斤之力,以攻方寸之石」是不行的。)

 

4.

某次,张大千因赌金输尽,向江紫宸借款,屡贷屡负,终以张家祖传之王右军《曹娥碑》抵账。数年后,大千母亲病重卧榻,某日问起祖传《曹娥碑》何在?大千闻之大恐,谎称留于网师园。张氏欲购回此帖,但江氏称早已售出,不知所终。一筹莫展之际,恰遇叶恭绰来访,张氏详述原委,未想叶氏笑称「此帖正在我这里!」张氏差点喜极而泣。叶氏最终决定原物璧还不取报酬,张氏为此感佩不已。

 

5.

19587月,马寅初发表《新人口论》,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批判「马寅初反动思想」运动亦随之展开。至1958年后,批判运动最盛时,《人民日报》《红旗》《解放军报》等,连篇累牍发表批判文章,《光明日报》甚至开辟批判专栏。北大校内,更是大字报铺天盖地。马氏并不屈服,声言:「决不向专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们投降。」

 

 

(《新人口论》书影。马寅初重新梳理他的思想,将稿件发与《新建设》全文刊登,发表编者按。大批判于12月初就开始,康生指使说:「批判他的文章不一定多,份量要重,可以和他过去的理论联系起来批判。马寅初是一个代表,要花点功夫把他的经济理论看看。不要说他胡说八道,资产阶级学者就是这个水平。马寅初还当不当得成北大校长?批判完了要准备换人。可以尽量揭露,不要给他戴错帽子,但是适当的帽子不可不戴。」)

 

6.

硕儒马一浮19岁时妻子病逝,矢志不再续弦,并自此研究理学、佛学。马氏满腹经纶、才学盖世,却「不屑于事务」。民国初年,蔡元培邀其任教育部秘书长,马氏勉强应命,但不到三周即挂职而去。民国19年,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及北大陈大齐先后邀其任教,马氏均婉拒。马氏鬻字有「五不书」之规矩,亦可证其不愿为俗务所羁绊。

 

(马一浮,中国现代思想家,与梁漱溟、熊十力合称为「现代三圣」。对古代哲学、文学、佛学,无不造诣精深,又精于书法,合章草、汉隶于一体,自成一家,丰子恺推崇其为「中国书法界之泰斗」,各体皆备,碑帖兼取,尚古而脱古,自成一家。马氏主张全部中国文化都可以统摄于「六艺」之中,即所谓:「国学者,六艺之学也」,关于文化的起源和发展,马一浮认为「不辜负自己,不辜负先圣」,而这正是「夷狄所不能侵,患难所不能入的」。)

 

 

(马一浮篆书联:绿萝缘玉树,灵液飞素波。另,马氏「五不书」:一不书祠墓碑志;二不书寿联、寿序;三不书讣告、行述、像赞;四不书题签和时贤作品;五不书市招。另外还有立索不书、无介绍不书等等。

 

马氏尤精行草及隶书,行草运笔俊利,章法清逸而气势雄强,横划多呈上翻之势,似淡拘成法,拙中寓巧,气格高古;隶书取精用弘,形成用笔温厚、结体潇洒之特点。亦善治印,朴茂而富韵致。)

 

7.

沈尹默25岁时醉中作《题季平黄叶楼》:「眼中黄落尽凋年,独上高楼海气寒。从古诗人爱秋色,斜阳鸦影一凭栏。」陈独秀「刺评」道「诗很好,而字则其俗在骨」,后沈氏发奋临池,浸润北碑、重学行草、遍临褚书。据说1940年代,沈氏在重庆时,将临写之《兰亭序》弃于纸篓,被于右任发现检出,于氏对其书法大为惊叹,将此临习之作装裱为手卷珍藏。

 

(沈尹默,于民国初年书坛,与于右任有「南沈北于」之称。文学家徐平羽,谓沈氏之书法艺术成就,「超越元、明、清,直入宋四家而无愧」。已故台北师大教授、国文研究所所长林尹先生赞沈氏书法「米元章以下」。抗战开始,应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之邀,赴重庆任监察院委员,曾弹劾孔祥熙未遂。而沈尹默是陈毅进城后首先拜访的「民主人士」。197161日,备受文革迫害的一代书法大师沈尹默病逝于上海。)

 

 

(沈尹默临褚遂良《孟法师碑》局部。谢稚柳称沈氏正书「数百年中未有出其右者」。台湾大学教授傅申先生在《民初帖学书家沈尹默》一文中如此评价:「楷书中我认为适合他书写的,还是细笔的褚楷,真是清隽秀朗,风度翩翩,在赵孟俯后, 难得一睹。」浙江美院陆维钊教授评沈氏书法时说:「沈书之境界、趣味、笔法,写到宋代,一般人只能上追清代,写到明代,已为数不多。」)

 

8.

刘师培先后加入光复会、同盟会,积极办报撰文鼓吹革命。又与陈独秀龃龉、与章太炎失和,偕妻归国,投靠两江总督端方,出卖同志,终遭革命党人唾弃。民国四年八月,刘氏参与发起筹安会,拥袁称帝。洪宪帝制失败,刘氏流落天津。民国六年,蔡元培掌北大,陈独秀等人不计前嫌力荐刘氏入校任教,执教不到三年即因病去世。北大时期,刘氏获得一生学术之最大成就。

 

(刘师培,着有《左盦集》八卷、《左盦外集》二十卷、《左盦诗录》四卷、《词录》一卷,及论经史学(开创近代中国学术史体)、文学(主张「六朝文」,维护扬州学派骈文之文统)。1907年底由妻何震出面,被端方收买,作《上端方书》,献「弭乱之策十条」,背叛革命,充当端方暗探。1911年随端方南下四川,镇压保路运动,在资州被革命军拘捕。辛亥革命胜利后,由国父保释。后民国四年与杨度等发起成立筹安会,作《君政复古论》、《联邦驳议》,为袁世凯称帝鼓吹。)

 

 

9.

在北大教授中,周作人以态度温和著名,但周氏处世颇迟疑不决。北平沦陷后,周氏在压力之下附逆。故此,张中行在文章中,无奈将其比之宋代的吕端,不过正相反,周氏「小事不胡涂,大事胡涂」。而周氏写得一手好散文,其书法亦颇精彩耐看。

 

(周作人,当初在南京被收审时,只有记者龚选舞,以及中央社的沈宗琳采访过他。三十年后,澳洲一位研究中国文学的青年学人,找到龚氏,请教他「周是否真的飘逸,优雅」。龚氏只好答复说,在南京首都法院,所见那位身着夏布长衫的周作人,剃掉日式胡子,的确有几分书卷气。在庭上答辩,风度强过周佛海的轻狂、丁默村的猥琐。但「淡雅飘逸」四字,只能到他的早期散文中寻就。)

 

 

 

10.

熊十力某次于友人家用餐,将友人孩子想吃的肉夹到自己碗中,并说:「我身上负有传道之责,不可不吃,你吃了何用?」于是坦然大嚼。后问孩子:「熊伯伯好不好?」孩子道:「不好!」「为什么?」孩子直言「把我们家的好东西都吃了」。熊氏闻之哈哈大笑:「好,这孩子将来有出息!」

 

(熊十力,辛亥元老,新儒家开山祖师、国学大师。与其三弟子(牟宗三、唐君毅、徐复观)和张君劢、梁漱溟、冯友兰、方东美被称为「新儒学八大家」。 1949年后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后因反对文革,绝食身亡。)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