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拥军老师的博客

走在心田,路过人间

 
 
 

日志

 
 

高考历史新课程全国卷与分省卷的比较  

2014-03-25 17:05:36|  分类: 教育教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考历史新课程全国卷与分省卷的比较

                淄博五中 韩建峰

淄博市教学教研室  袁兆桐

今年除广西、上海外,各省市的历史试题都是遵循教育部颁行的《考试大纲》命题的。由于分省命题的推行,高考命题出现了多元并存的局面,各种历史试卷都持续稳妥的践行高考命题改革,大大提升了能力考查的力度,但由于各省省情和教育状况的差异,试题的命题导向、试卷结构、试题设计、试题难度等方面存有明显差异。考试中心命制的各类试卷发挥着示范引领作用,各省市的试卷也各领千秋,各类试卷相互借鉴和映衬,其趋向是在保持各自试题特色的基础上,努力向全国卷靠拢。下面对各类历史试题简要作以比较,以期能对提高高考试题命制质量和备考有所助益。

一、多种试卷并存,试题呈现多元

目前,我国高考历史呈现试卷种类多元并存的局面。 2013年历史学科的新课程高考试卷保持多种形式,在13套试卷中,由国家考试中心命制的有三套,其中河南、河北、山西、陕西、湖北、江西、湖南7省使用I卷;贵州、甘肃、青海、西藏、黑龙江、吉林、辽宁、宁夏、新疆、云南等11省区使用II卷,海南使用单科卷;实行分省命制文综卷的有山东、广东、天津、浙江、福建、安徽、北京、四川、重庆等9省市;江苏采用历史单科试卷。绝大多数省市使用考试中心命制的试题。

高考试题的多元化还体现在《考试说明》中,不少省市利用独自研发《考试说明》之机,对考试大纲进行了大胆改造和取舍,如江苏、福建、安徽、四川等省市,将考纲的考点细化为三级目标,每年都对考点有所调整,四川的“说明”,对命题指导思想特别是考核目标和要求进行了细化和阐释。不少省市还对选修模块的考查做了大胆调整,有的减少了选修模块考查的数量,有的采用必修、选修混编的考查方式,取消了选做题。

从目前的试卷类型来看,可分三大类:第一类是传统文科综合卷,原有山东、北京两省市,山东于2012年退出,现在光剩北京了;第二类是海南、江苏单科卷;第三类除了北京、海南、江苏的24个省市,全是文综名义下的政、史、地三科学科试题,三科的目标考查和能力要求按学科单列,不再强调学科的联系和综合,学科性增强,并且取消了跨学科试题,其中天津是三科独立成卷。

目前这种多元化的局面,是我国高考命题改革探索的产物,符合分省命题的实际。各省市对课标和考纲的调整和改造,是对其自身缺陷和不足的补救和改正,考纲和课标的权威性也受到一定撼动。这种多元并举的命题机制,便于发挥各省市优势,体现了明显的地域特色。但受水平、经验的限制,各地试题水平参差不齐,影响了我国高考试题的整体水平。随着“十二五”教育规划的实施,我国新的高考改革的步伐加快,这种局面会有改观,历史试题的命制可能由国家考试中心承担。

二、命题专家的构成和命题主张方面

高考命题的直接制约因素是高考命题者,他们的学术思想和命题实践直接影响着试题的内容和水平,在现行条件下,其作用和影响是至关重要的。因之,我们在探讨高命题规律时,要密切关注高考命题者的命题主张、学术思想,还应关注当前学术界的研究状况和学术进展。

国家考试中心的高考命题者由清一色的高校和研究部门的学科专家组成,中学界无人参与,其中有参与命题近20年的资深学者,更多的是年富力强的中生代学者,学术结构合理,成员较稳定。他们不仅有丰厚的学术素养,并且传承了上世纪90年代“刘宗绪时代”的命题成果,命题技巧娴熟。应该说,考试中心的命题专家命题经验丰富,命题技巧高超,不论是学术水平还是命题经验,确实代表了国家最高水平。但国家考试中心的命题者成分单一,高校从事课程研究和中学教师代表无人参与,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们对中学历史教学实际的了解和认同。

相对于考试中心的命题专家来说,分省命题的专家构成较为合理,其主体多是来自辖区内高校的历史学者,也有省内高校从事课程研究的学者,还有直接从事历史教研的教研员和中学教师代表,不少省市的学科秘书也是从中学选拔的,有的省是高校学者、教研员、中学教师各占三分之一。这种人员结构,虽一定程度弱化了历史学科性和高校对选拔人才标准的要求,但能较充分地反映中学历史教学的实际,对试题的难度控制较好。也应看到,相对于国家考试中心的命题专家来说,不少省市的命题专家在命题水准上的确是逊色的。特别是在命题经验方面,由于起步晚,命题专家队伍又不稳定,试题命题一直处于摹效学习阶段,水平相对低。因为命题不仅需要深厚的学科素养,更需要娴熟的命题技巧,需要经验的积淀和总结,这绝不是在短期内可以解决的,这正是制约分省历史命题水平质量的重要因素。

为高校选拔合格考生,是高考命题所承载的首要功能。考试中心的命题专家,力主试题要体现高等院校相关的专业需要,着眼于接收方的选拔要求,命题的重心更侧重于将来考生升入大学后的学习。他们认为高考命题应反映学科发展的趋势,应将学术前沿的成果引入高考,有的命题专家认为中学历史教材和高中历史教学相对滞后,对学术进展吸纳不够,反映不出新知识的增长和理念的更新,有必要通过命题予以补正。因为中学历史教学界的诉求不能及时上达,命题者对课标和中学实际的了解相对少,特别是对课改的基本理念的认知度低,并且像黄牧航教授所说“依然抱着强烈的职业优越感而不愿意屈尊降贵地深入中学一线了解师生们的困惑和诉求时,高校研究者与中学教学之间的脱节就会不断加大。(1)又因为中学的课程体系与高校体系的不同,其大多从自己研究的领域和成果方面寻找命题素材。在这种情况下所命制的试题,突出了历史的学科性和完整性,强调了学科能力和素养的考查,但应看到,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历史试题命题与中学教学之间的脱节不断加大,命题的专业化倾向也愈演愈烈,试题的难度越来越高,与中学的实际也日行渐远。

由于分省命题的专家构成相对合理,部分中学教师的代表直接参与命题,他们熟谙中学教材和中学教学实际,并且有一定话语权,对帮助命题专家了解中学教学实际发挥了重要作用。正因如此,分省命题的试卷比较贴近中学教学实际,对新课程的理念反应较到位,难度控制适当。但应看到,这种情况下命制的试题,突显了高考对中学历史教学的导向作用,一定程度弱化了高校的选拔要求;同时也应看到,由于学识和经验的限制,部分省市的试题,对历史学科能力的考查不够全面,考核目标不尽明确,试题设计不够科学等。

单从人员构成和命题实践来看,全国卷和分省卷的命制都有可改进之处。“两个有利于”的原则都应兼顾,二者绝不不能偏废。中学界的正当诉求应得到充分表达,如无视我国历史教学的现状,一味强调高校历史专业的选拔要求,高考试题会与中学历史实际严重脱节。作为分省命题来说,应借鉴全国卷的命题经验,迅速提高命题水平。

三、对教材的依托和取材方面

针对一标多本的现实,高考命题不能拘泥于某种教材的具体表述,而采用教材之外的新材料命题。全国卷已基本摆脱了对教材的依赖,并且超越和突破教材,从新的角度和视角选取思维含量高,与现实联系密切的时新材料,设置新的命题情景,提出新的问题。此外,为拓展命题资源,全国卷的《考试大纲》中还特别提出了“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对新生文化素质的要求,在初中历史课程的基础上,…..确定历史学科考试内容”的要求(2)这就意味着高考考试内容会涉及初中知识。而一些分省命题的考试说明则无此规定。

全国卷(包括考试中心命制的海南卷)试题的材料多是取自教材、课标、考纲之外,特别是选修内容的试题,如前几年考查的“唐代改革榷盐法”题、“土耳其改革服饰”题、“蒙古旗盟制度改革”题、“日本战后改革”题、“张居正改革”题、“钱玄同”题、“曹操”题、“左宗棠”题等等,所涉及的内容与课标和教材几乎没有直接联系,是学生从未接触过的材料,而答案则绝少出自教材。今年选修模块考查的“清末新政”和“唐代赋税变革”等,同样与教材联系不大。特别是I41题的“东汉与唐政区比较”题、II41“中英政治建筑比较”题,更是远离教材,不论是初中教材还是现行的各版本高中教材,都没有相关论述。此类题,进一步拓展了试题资源,这预示着今后浩渺无限的历史图文材料也会入题。

全国卷这种远离教材命题方式,提高了能力考查的力度,体现了历史素养的考查,但也有悖于考纲“依据课标的内容,确立历史学科考查的内容”命题的规定,也不符合我国高中教育实际,更是导致历史难度居高不下的重要因素。

相对于全国卷来说,一些分省命制的试卷对教材的依托性是强的,虽强调不拘泥于教材命题,也强调新材料和新情景,但所有考查的知识点都是教材、课标、考纲规定之内的,所提供的新材料、创设的新情景、制定的答案等,也都离不开对教科书的依托。如选修模块考查的内容绝少是课标规定之外的知识。一些情况下,“材料在教材外,答案在教材中”成为应对考试的诀窍。这种命题方式,在能力考查的力度上,是逊于全国卷的,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命题资源,因此一些分省试题开始了远离教材的尝试。

如何处理好突出能力考查,拓展命题资源与使用好教材的关系,是命题者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在试题覆盖率较低的情况下,“命题者抛开课标、考纲和学生的学习实际,置众多丰富的课内资源于不顾,而远离教材寻求命题资源,从自己的专业研究和研究生教育中寻求素材的做法,已经与我国的高中历史教学实际脱节,一些考查研究生的试题频频出现在高考试卷上。”3诚然,过分依赖教材的做法,也不符合新课标的要求,更不符合高考加强能力考查的要求。

四、对试题的难度控制方面

 难度是试题评价的重要数据,其计算方法是,试题总平均分除以试题总分所得的值,数值大,难度小;数值小,难度大。全国卷与分省卷的难度悬殊大,全国卷难度高于分省卷。全国卷2007年的难度是0.422008年是0.472009年是0.502010年是0.452011年是0.462012年是0.41

相对于全国卷来说,分省卷的难度则相对低一些,以2012年为例,北京是0.46,广东是0.56,山东是0.49,天津是0.55,福建是0.56,浙江是0.57,安徽是0.57。近几年山东卷的难度保持在0.55左右。

因今年数据尚未全面搜集到,仅据河北考试院公布的数据列举如下:整体难度是0.40,选择题中,0.32以下的试题有四道,其中24题是0.2128题是0.1930题是0.180.40以下的选择题有7道。25分的40题难度是0.34,及格及以上考生仅占4.49%12分的41题,难度是0.3445题的难度是0.4746题的难度是0.4647题的难度是0.2148题的难度是0.61。河北省使用的是全国I卷,其题目相对平实,试题设计相对简洁,40题考查的“海洋问题”和41题考查的“地图说明题”,比II卷相应的题目对考生来讲相对适应些。4河北是我国文化、教育相对发达的省,又是实行新高考的第二年,而历史成绩却如此之差,新疆、西藏等省区的历史成绩就可想而知了。

据粗略估计,考试中心近几年命制的试题,难度在0.45左右。近几年分省命题的的试题难度,多数省份都在0.550.60之间,可以说,各分省的试题难度是明显低于全国卷难度的。

现在已进入高考大众化阶段,多数省市的录取率早已达80%以上。今年山东专科资格线仅180分,不少省市的二、三本学校报名不足额。高考测量专家认为,现阶段试题难度至少应控制在0.550.65之间。但与此情况相反,近几年全国卷的试题难度一直居高不下,每次高考结束后,历史试题是学生反映最难的学科,近几年的全国卷难度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甚至超过上世纪90年代录取率在20%时的难度。因为在文科综合命题的形式下,试题的难度过高所引发的矛盾已经被掩饰,并未引起大家的关注和警觉。如果不顾我国的高中教育实际,一味的追求试题的完美和顶尖,试题的难度控制不当,不仅不符合我国的考情,更不符合新课程的理念,对高中教育更会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因此,全国卷应向分省卷学习,适当调整难度。

五、题型功能的完善和拓宽方面 

题型是指试题的形式,题型的创设、改造、运用和调整,反映了高考命题改革的思路与演变。考试中心的命题专家经过长期的探索、传承、锤炼、磨砺,在题型的设计和功能开发方面已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全国卷和分省的基本题型卷都是选择题和材料解析题,但二者的设计思路和考查功能的开发也是存有差异的。

全国卷选择题的主体是最佳选择题,其结构是几个备选项与题干之间都有不同程度的内在联系、并列关系、包含关系,在四个备选项中,只有一项最符合题目要求且表述最准确最完整,其它各项从切题上看也没有明显的错误,只是相比而言不够完整全面。所以此类题的迷惑性较大,难度也较大,思维含量高,考查功能强。在选择题的设计中,注意减少文字障碍,将解答的重心转向对历史史实的把握和阐释上,加大释读材料和信息提取能力的考查。那种文字游戏似的选择题已经绝迹,思维含量低、有一定启示性的组合选择题和否定选择题也已难寻。今年的选择题在突出基本史实的考查方面也有所增强。      

与全国卷相比,分省卷的试题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整体上试题质量虽不断提高,但还是存在一定问题的。如全国卷中已基本淘汰的组合选择、否定选择仍占有一定比例。一些选择题不是围绕主体知识命制而是纠缠于琐碎知识,如今年颇受争议的浙江卷12题,除了有科学性问题嫌疑外,所考查的古代私学本身即是细微末节的知识。有的选择题,“历史味”淡薄,只要读懂材料,不必结合历史背景和相关知识即可作答。有的试题过分追求图表化,图标与题干联系不强,不看图标,照样能作答。因分省命题起步晚,出现一定问题是不可避免的。

材料解析题是历史高考的主体题型,这种全能性的题型,通过材料——史实——思辨的综合考查,以近乎史学研究的方式,从知识、过程与方法和认识整体考查考生的专业素养和潜质,全面考查各种学科能力和素养,体现了新课标的要求。全国卷的材料解析题题量大、信息丰富、思维含量高,答案需要通过对材料的综合释读、提炼、归纳才能得出。特别是选修模块的试题,与教材关联少,答案完全出自于对材料信息的归纳和提取。可以说,经过近20年的探索和开发,全国卷的材料解析题已成为考查学科能力和学科素养的全功能题型。

而分省试卷的材料解析题,多数材料文字量少、简约,信息含量少,特别是答案的组织,不必通过对材料的归纳和提炼,材料仅为答题提供设问背景;有的试题的材料处于摆设状态,考生不必释读材料,和提取信息,答案可以直接取自教材,材料的解读、材料的运用等功能未得到充分开发,特别是选修部分的材料题,还维持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水平,是材料问答题。个别省份的试卷,还存有上世纪那种材料问答题。此外,有些题目的设问,过于直白的考查情感态度和价值观方面的内容,不像全国卷那样含蓄、自然,不太符合论从史出、史论结合的学科特点。

全国卷在题型方面最大的变化是对开放性试题的不断探讨,早在在新课标高考之前,开放性的小论文题就多次出现过,后来因为阅卷标准不好把握等因素,逐渐消寂了。随着新课程的实施,新高考强调“考查学科素养和学习潜力,注重考查在科学历史观指导下运用学科思维和学科方法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的要求5,因与开放性试题的考查功能有了很好的契合,这种题型重出江湖,2010年全国卷40题评述“恩格斯的历史前提”题,还是与材料解析题混搭的,在做了试探后,2011年“评述西方崛起的观点”题、2012年的“冲击——反应”题,都是纯开放性试题。今年的两道41题,对开放性试题的设计做了新探索。往年的开放性试题着重于评析,重点考查“史论结合”能力,侧重于史学理论和方法,答案空泛,拉不开距离;今年的试题着重于说明和阐释,突出学生学习能力的考查,史实性增强,学科能力的考查增强,并且提供答案。近几年出现的开放性试题模式,都是对这一题型的探索,尚未定型,都应予以关注和研究。

反观分省试卷,开放性普遍不强,从题型上看,各省尚未推出纯粹的开放性试题,只有浙江、山东、江苏、广东、安徽,在部分答项中有开放性的设问,并且赋分过少。在开放性试题方面,与全国卷还是有较大差距的。

此外,在试卷结构方面,一些省与全国也有区别,如把必修和选修的内容混编,将相关知识融通,弥补了课标的先天不足,加强了知识的综合,有助于培养思维和逻辑的缜密性,也有助于综合能力的提高。

总之,全国卷和分省卷互有短长,在试题的设计和功能的开发方面,全国卷值得分省卷的摹效;但在与中学实际的结合上,全国卷也应考虑我国高中教学的实际,借鉴分省卷的成功经验。总之,二者应相互借鉴,互补短长,以期提高我国高考历史试题的命制水平。

 

(1) 黄牧航:《伦历史高考命题的专业化倾向》,《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11年,第12

(2) 5)教育部考试中心:《2013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大纲(文科·课程标准实验版)》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33月,第137页。

(3) 荆立霞等:《问题与不足——新课标历史高考命题述评()》《中学历史教学》2012,年第4-5

(4) 李君芳等:《2013年河北省高考文综历史学科试卷分析》,河北省考试院公布

 

 

(作者介绍:韩建峰:山东省淄博第五中学历史教师,山东省特级教师;袁兆桐:淄博市教研室历史教研员、山东省特级教师、CETE高考评价中心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